世界公民66号

喜欢国胖团队每个人。CP杂食,无差。
******
退圈了。
We are star dust.

国月半地下实验室日常(3)(物理实验室AU:国胖全员,主龙獒蟒,轻松欢乐吐槽向)

脑洞和人设简介:[新脑洞] 三剑客/国胖全员,研究所实验室AU?

第一章戳这里(理论vs实验):地下实验室需要白月光(物理实验室AU:主龙獒蟒,轻松欢乐吐槽向)

第二章(邱杀回忆片段):月半地下实验室的日常(物理实验室AU:主龙獒蟒,轻松欢乐吐槽向)


[例三:公款旅游去开会,为国熬夜谁怕谁~] [Part 1]

(不要问我题目为啥画风突变,毕业了搬家也忙完了心情好😆)

3.0

之前提到过,每周的例行组会一般都很无聊。

内容都猜得到:只要刘教讲话,一定以批评许昕张继科开头、学习毕业当博后的马琳王励勤王皓好榜样为主要内容,然后教育实习本科生们不要浮躁想着发paper出名、踏踏实实积累知识作实验,最后以表扬马龙结尾。

所以像马龙一样能光明正大翘组会的人总是被别人羡慕。

但是大家也都知道,每两年一次的世界级大型研讨会之前那整整两个月的组会都是不能翘的。因为这期间大家要紧锣密鼓地准备会上做的报告,先在研究组内部利用组会时间试讲好几遍,按照同事的建议反复修改,选出最好的参加会议。竞争很激烈、责任也很大,因为代表了整个国家在这个领域科研的最高水平。

同时这也是实习本科生在行业里崭露头角、出去见世面的大好机会。研究成果不够不能上台做15分钟的ppt演讲,但是有一定独立研究成果的学生往往可以做海报和展板展示,有机会和业内大牛们直接对话、回答他们的问题,建立人际关系网。

竞争激烈的另一个原因是,每届世界大会的举办时间和地点虽然不同,但往往都是在风景秀丽的城市,并且安排了很多聚餐活动,和参观当地风景名胜的自由活动时间,而且交通住宿三餐都是组里报销。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开会前几个月,提交论文概述的死线(deadline)前,月半实验室成员们的活动区域里总是尸横遍野……


3.1

这周组会轮到闫安做大会的试讲。

他现在在组里处于一个不尴不尬的位置,从大二开始就每个夏天来实习,现在正在做毕业课题,也已经定了明年9月开始在这里继续读研。然而他虽然勤奋好学,却一直差了点运气和灵气,接手的几个项目都没做出什么成绩来,信心有点被磨没了。加上性格使然,本来就没什么野心,所以有点想研究生毕业就不做这行了去找工作。

这次参加大会的机会是之前带他做实验的马龙从导师那里帮他争取的,之前闫安只参加过一次海报展板展示环节。眼看着今年的本科新生都来势汹汹,师兄们也纷纷发表文章或者毕业,闫安心里也有点着急。这次参加大会的机会也能帮他认识一些相关的企业,对接下来找工作也有好处。

然而闫安紧张地站到台前,准备向整个研究组展示自己的研究成果时,投影仪发出嘀的一声长音,屏幕忽然熄灭了……大家面面相觑忽然忍不住笑起来

投影仪是悬挂在屋顶上的,要调试必须得站到椅子上。刘胖坐在第一排,托着腮回过头,看几个身高中等的博士后有些不情愿地站起来互相推搡着不想上去,心里思念起几年前大力还在组里的时光……

好脾气的郝帅先上去,捣鼓了半天没弄好,带着歉意笑笑,跳了下来。紧接着上去的是张超,然后是后排看热闹的方博小声评价为“一看就什么都会修”的崔庆磊。今年刚刚进组、心比天高的新实习生张煜东忍不住照着他博哥的样子吐槽道:

“欢迎大家收看《国月半实验室未解之谜》之‘几个PhD才能修好一个投影仪’~”

坐在他斜前方的许昕仗着身高臂长,回头扇了一把他的头发:“新来的,注意点儿,让刘教听着了怼不死你。”


3.2

这天马龙和隔壁肖教授门下的张继科一起吃完晚饭回到实验室,想再补一组数据。

他戴着耳机听了一路周杰伦,开门的时候摇头晃脑没太注意周围,进去以后余光瞥见没开灯的公共区域的沙发,感觉好像形状不太对劲。

虽然整天在地下实验室的黑暗中工作,但马龙其实有个很不方便的小毛病:怕黑。对了,还怕鬼。

他努力告诉自己别紧张,姿势僵硬地原地倒退着走了几步,慢慢转身——

研究组的公用沙发上横七竖八躺了一堆人。

大家都睡得不省人事,同时充分展示着人类身体的柔韧性:周雨一个胳膊搭在沙发靠背上,头悬空挂在沙发座位边缘;

方博可能是先抢到沙发的,整张脸朝下埋在坐垫之间的缝隙处,腿一条搭在沙发扶手上,另一条膝盖以下贴在地面上;

许昕的睡姿最独特,前胸和肩膀紧贴着沙发背、不知道跪在谁的腿上,整个人从沙发背上挂下来,双臂伸长cos僵尸;

樊振东大概是体贴地考虑到了自己可能会把别人压醒,所以坐在沙发背面的地上,背靠着沙发打着小呼噜……还有几个进组没多久、进步很快的实习生:王楚钦、于子洋、梁靖崑、周恺、徐晨皓、朱诚,分别以各种姿势让身体的某几个部位贴在沙发上,居然还都没掉下来。

马龙看了一下手机日历,想起来今天下午五点是那个世界研讨会提交论文概述的截止时间。交上这篇概述才有可能去参加会议(尽管即使交了也不一定能通过)。

从来不压死线、永远提前完成任务的无敌破坏龙扫了一眼沙发上的弟弟们,辨认了一下都有谁,默默记在了心里。然后这位被长辈宠爱、小辈敬畏的马龙学长体贴地没有开灯,给沙发上的那堆“尸体”带上了门。

——最近的journal club(文献总结汇报)又缺人了吧,改天给他们加工作量。


TBC(今天没写到出国开会/公款旅游部分~)

评论(7)
热度(26)

© 世界公民66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