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公民66号

喜欢国胖团队每个人。CP杂食,无差。
******
退圈了。
We are star dust.

[獒龙獒,破案AU]瞌睡龙探长!Case 2: 校园性侵案(4)

长文章每次都要点链接有点麻烦,还是按照以前的格式吧~最近很勤劳很高产!然而这个案子也写得比计划中更长了……

前文在这里~

[獒龙獒,破案AU]瞌睡龙探长!Case 2: 校园性侵案(1) (含案件1全文汇总链接)

[獒龙獒,破案AU]瞌睡龙探长!Case 2: 校园性侵案(2)

[獒龙獒,破案AU]瞌睡龙探长!Case 2: 校园性侵案(3)

——————————————————————————

马龙在回局里的路上一直保持着低气压,连给张继科发微信都是皱着眉的。


——刚见了嫌疑人,一口咬定受害人是自愿。另外我们怀疑他们的兄弟会有禁药流通。

张继科大概是躺在家里养伤玩手机,回复得很快:

——那就不好办了。搜查令批下来要起码等一个星期吧。受害人打算出庭吗?

马龙这才想起来之前自己情绪受了影响,还没有问受害人Evelyn下一步的打算。不过不管怎样都要等法医的DNA检测结果出来了再说。许昕那边应该已经派人分别去Brandon和受害人那里取样了,今天就能出结果。然而法庭上关于是否形成强奸案的判决就不在他们的控制范围之内了。

我们能做的只有抓住线索和证据,尽可能地接近真相。


他边往办公室走边思考禁药的问题,犹豫了一下,给林高远打了个电话:

“高远啊,哥手头有个案子需要你帮忙。”



挂了电话,马龙正准备先去看看许昕那边的鉴定结果出来了没,然后再回医院向Evelyn和她室友Dawn了解一下情况,就被人叫去了刘国梁的办公室。

刘国梁正背着手看着窗外的雪景,桌上的茶冒着热气。听到马龙进屋后他回过头,马龙注意到刘警官少有地露出了无奈又不甘的神色。

“龙仔啊,坐。我有事跟你说。”

马龙狐疑着坐了下来。刘警官虽然对手下要求很高,但十分了解并信任组员的能力,极少直接插手警探们负责的案件;像这样破案期间忽然把人叫来的情况他还没有遇到过。

“你在调查那个女学生的性侵案对吧?今天那所大学的什么负责人来找我了。校方的意思是这件事会直接影响大学的排名和校友会捐赠的资金,希望能说服受害人私了,把这件事压下去。”

马龙瞪大了眼睛:“这么快?连DNA鉴定结果都没出来呢,这么心虚不就等于是男方认罪了吗?”

刘国梁叹了口气揉了揉太阳穴,接着说道:“嫌疑人——叫Brandon是吧?家里好像和校董事会关系密切,今天你去审过他之后,他就立马通过家里联系了今天来找我的校方负责人。

他们还摆出一副为受害人着想的嘴脸,跑来跟我说这事传出去对女孩子家名誉有影响啊、以小姑娘现在的精神状态可能没法出庭作证啊、即使DNA结果出来也没办法证明这种事不是你情我愿的啊……”

马龙紧咬下唇,意识到第一次接手强奸案的自己失策了,出于对受害人的同情,在DNA证据还没到手的时候就打草惊蛇了。没想到连上法庭提交证据作出判决的机会都没有。现在那个令人作呕的Brandon一定已经派人去说服Evelyn了吧。即使受害人执意要出庭,以嫌疑人他家的权势,请一个颠倒黑白的律师还不容易吗。

刘国梁还在复述着,语调单一,完全不像平时训话那么有底气,然而马龙已经听不进去了。

“你干这行没多久,又是第一次独自办案,心情我能理解。但是我们作为警察经常会有无能为力的时刻,尤其是在面对行政方面设置的障碍时……你即使不甘心也要学着慢慢习惯,是哇?”

“所以您的意思是,这一次我没办法为受害人伸张正义了?那个强奸犯很快就可以继续作恶、不用付出任何代价?”

马龙意识到自己脱口而出的话会对刘国梁造成伤害,而且即使是他也改变不了现状,但他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夺门而去。




晚上九点,大学城最有钱的某所兄弟会灯火通明,门前的草地上都挤满了人。

林高远接到了龙哥派给他的卧底任务,乔装成大一新生来参加嫌疑人Brandon所在兄弟会的派对。他在心里感叹自己的私服品味不错嘛,警校毕业后也没有过时。

他一边小心地穿过嘈杂的人群往建筑大门走,一边拉上了棒球外套里面的卫衣拉链——卫衣兜里有电棍和胡椒喷雾,以防万一。

他很快适应了群魔乱舞的场景,还能随着音乐舞动几下,很快到达了厚重的木门前。把守在门边的男人身材高大,大概是篮球队的,很不客气地说内场派对要有兄弟会成员的邀请才能进。

林高远自信地一笑,说出了准备好的台词:大意是他是Brandon的小弟,从中国来的国际学生,Brandon邀请他入会之前先来派对玩,了解一下情况。

因为Brandon是兄弟会里势力数一数二的人物,不好惹,人高马大的篮球队员犹豫了一下就放他进去了。


进门后林高远发现里面除了人少点和外面差不多,炫目的灯光和没完没了重复节奏的电子乐让人头晕。他随便抓了一个看着比较老成的人问新生想加入兄弟会该找谁,无奈对方已经喝得说不清话了。他问了好几个人才被告知要上楼去找一个叫Austin的黑发男人。



从刘国梁办公室冲出来上了车,马龙才想起医院早就过了探视时间。他自己连晚饭都忘了吃,想着现在也不能去找Evelyn了,就开车回了他和张继科租的公寓。

刚到家发现有许昕的未接电话和留言——DNA结果出来了,受害人体内的残留和Brandon的DNA取样符合。但这也没法改善马龙现在的心情。他简单回了个短信跟许昕说辛苦了,并不想告诉他情况有变,这个证据已经帮不了受害人了。

张继科还靠在床头玩手机,屋里也没有外卖的味道,马龙怀疑他可能一天都没吃东西。而自己被这个案子闹得精疲力尽、也忘了像之前一样给他带饭,心里又心疼又愧疚。

“继科儿……”

张继科听到关门声回头,看到马龙拖着沉重的步伐走过来,连鞋也没换;声音虽然还是软绵绵的,但比平时的撒娇还多了分委屈。

“龙,今天案子进展不顺利?”

“嗯……昂……”马龙趴在张继科身边,把头埋在他臂弯和腰侧之间的空隙里“取证顺利也没用啊,老刘说嫌疑人底子很硬,已经联系校方安排把这件事压下去了……我真心疼那个姑娘……”马龙的声音越来越小,居然就这么睡着了。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示弱和亲昵,张继科叹了口气,揉了揉怀里那人的头发,然后拖着受伤的脚踝费力地把马龙的皮鞋脱掉,整个人平放到床上摆好。然后侧身躺下,从背后轻轻环住他,低声说到:

“抱歉啊,这次帮不上什么忙。

但你还有我呢。”

评论(2)
热度(42)

© 世界公民66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