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公民66号

喜欢国胖团队每个人。CP杂食,无差。
******
退圈了。
We are star dust.

【国胖大学/师生AU】已知……求解。{续}(还是甜甜的虐狗片段)

感冒了又一直不发烧,难受。看不动球赛了不如码字……

上篇在这里(秦昕、胖雨各一段):【国胖大学/师生AU】已知……求解。(边讲题边恋爱的虐狗片段)

其实这两篇师生/解题片段可以看成是实验室AU的前传~实验室AU没有明显CP向,就是吐槽理科实验室的欢乐日常,在这里:

国月半地下实验室日常(3)(物理实验室AU:国胖全员,主龙獒蟒,轻松欢乐吐槽向)

实验室AU这几天也许还会更新~(ALA破案AU卡文了,想写的人物太多、剧情不够完善)


(病了脑子不太清楚,OOC、错别字什么的见谅)

——————————————————————

【旭航的场合】

宋旭注意到尹航给自己补课时,叹气和玩手机的时间越来越多了。


其实宋旭很聪明。老师说如果他再努力一点,重大考试时把握好心态、别紧张,还有不少上升空间。所以其实他不是特别需要补课。

何况这种peer tutoring的工作基本吃力不讨好,钱也不多,所以尖子生往往不愿意做……今年不知怎的就落到了成绩中等的毕业班学生尹航头上。

尹航人缘好、有耐心,对题目原理理解得很透彻。有时讲着讲着,宋旭自己都觉得尹航花这么大力气讲题给他这种明知故问的人有点浪费了。

但他就是想找个理由黏着他航哥。

每周在固定的时间来到图书馆,能看到玩着手机等他的航哥的后脑勺,就觉得安心。


今天他已经故意问了两个同类型的问题了。尹航从手机屏幕中抬起头来时照例用好听的声音和波澜不惊的语气讲解题思路,好像完全没想起来之前同样的题已经讲过一遍。

宋旭皱着眉头听完,“啪”地合上书,抬头盯着面前的人。

尹航看着包子脸的小孩儿撅起嘴来,有点想笑:

“旭儿,咋啦?”

“尹航儿,你最近到底怎么回事?”

“嘿,你这小孩儿怎么说话呢?叫哥!”

包子脸抿起嘴,脸蛋儿都憋红了。

尹航无奈地揉了揉头发:跟个小孩儿计较什么呢?

“旭儿啊……下学期哥就不在这儿教了。”

“啊??”你之前不是想留校的吗?

“导师找我聊了聊,名额不够是一方面。他们觉得我不适合搞研究。”

“就这样?”一句不适合就断送了梦想?

“你别那样儿看我。”看到大眼睛里流露出的失望,尹航忽然觉得心被揪住了,比从导师那里听到消息时还要难受。

“我自己也慎重考虑过了……我确实没有那种决心和毅力,学校帮忙找了个去培训机构教书的工作,轻松又稳定,我觉着也挺好。”

“……”

“旭儿啊,听哥一句话:能把握住机会的时候就好好努力,别留下遗憾。”见对方还皱着眉头不看自己,他又补充道:

“你现在还是前途无量的年纪,各方面的潜力都可以挖掘,人生有无限的可能……但是大学里最好的这几年真的转眼就没了。我会看着你的。加油儿啊,好好儿干。”

“……你才比我大几岁啊,说话这么老气横秋的。跟你要退休了告老还乡了一样……”

“哈哈旭儿你用你这烟嗓骂我老气横秋,太特么没说服力了!”



(希望国乒歌神航哥一切都好,平安顺遂❤️)




【恺彦的场合】

今天是周恺第一次上讲台做小班辅导。他很紧张。

当然没人看得出来。

台下的大一新生们被这个助教的气场和冷酷的表情震慑住了,完全忘记了其实台上的人也只有大三而已。


因为冷门专业人手短缺,为数不多的研究生都在实验室里忙得昏天黑地,周恺这样成绩优异的本科生才会被导师拉来当助教,还美其名曰“发扬以老带新的优良传统”……大三已经算老了吗?


因为紧张索性就不用多余的精力来维持微笑的面部表情,全程冷漠脸上完了第一堂课,连和学生对视的时间都很少。

在总算快熬到下课,开始布置习题的时候,周恺才总算抬头扫视了一下面前的教室,和一个个低头翻书标记作业题目的学生——

嗬,原来今天来了这么多人啊?


由于小班辅导是助教讲题,水平参差不齐,一般来的要么是跟不上教授讲课、担心挂科的差生,要么是打定主意要拿A+,不愿错过任何练习答疑机会的尖子生,所以每次能来十几个人就不错了,今天第一堂课愣是快把三十人的教室坐满了。周恺觉得有点压力。



其实周恺这种一脸冷漠拒绝与学生进行眼神交流的教学方法,说起来还要怪他的同姓师兄……

在周恺入学前就被冠上系草、实验室颜值担当等等称号的周雨学长,在他去讨教经验的时候闪着大眼睛爽朗一笑,说:

“怕什么呀!你就当讲台下面坐的全是白菜土豆,你讲你的不就行了~”


所以第一堂小班辅导快结束时,自顾自讲了一小时习题的周恺才敢第一次抬头审视台下他的白菜土豆们:

在一排排低着头的土豆中间,有一棵水灵灵的白菜坐得笔直、格外显眼地迎上了他的目光。

——卧槽,这棵白菜长得有点好看啊。

……等等,我刚才布置了题啊,他为什么还盯着我、不看书?


下课后周恺根据学生填的座位表找到了那棵白菜。他叫赵钊彦。

——名字不错。

——不过这字写得可真不怎么样。



又这么过了几周,小班辅导的上座率很稳定,周恺也努力记住了一多半土豆白菜的名字。学生们对他清晰的解题思路和耐心的答疑反响很好。

唯一让他有些困扰的,就是那个叫赵钊彦的白菜。

今天他讲一道题到一半,说后面的部分就和课本里的例题一样了,然后写下了课本页码。回头就发现赵钊彦正皱着眉头,瞪着大眼睛盯着他。

——这孩子好像不会眨眼诶。好神奇。

——不对啊,他干嘛又瞪我!


同样的情况又出现了几次,周恺实在是觉得冤枉又好奇,于是下课时保持冷漠脸补充了一句:

“那个叫赵钊彦的同学,你留一下。”


其他学生一哄而散,他的白菜愣了一下后慢慢收拾了东西,晃晃悠悠地穿过几排不怎么整齐的桌椅,终于走到他面前。像只迷路了的小企鹅。

“周……周老师?”

“我只是个助教,也是你们大三的学长。别叫老师了,叫我周恺就行。”

“那……周恺老师?”少年说话的尾音有点软,像是在北方待久了的南方人。

周恺听了这个称呼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扬,然后很快又恢复了平时酷酷的表情。

“刚才我讲的有什么问题吗?你为什么看起来很生气?”

“啊?啊,没有!”赵钊彦紧张了起来,手指揪着衣角,大眼睛眨了眨好像很委屈的样子

周恺也不追问,等着他继续说。

“我……我有阅读障碍。”

“蛤?”

“是真的!”白菜猛然放大音量,然后察觉不礼貌,声音又小了下去,“我下次可以把医生的证明带来给你看。我从小就是看书看字都看不进去,但是听讲没问题……记忆力也还不错……”

——这样啊……难怪不管什么时候望过去他都死盯着我,也不记笔记。


——所以原来他不是真的在看我啊。

周恺竟忽然觉得有点失望。


“所、所以……周恺老师,刚才你讲了一半让我们回去看书的那道题,能再给我讲一遍吗?”

“嗯……好吧。那我就再给你单独讲一遍。”

周恺看到对面的少年因为自己的话笑得灿烂,忍不住也笑起来。


然后他又恢复了认真的表情,带着点小心思补充道:

“另外我们系里也有一对一辅导的机会,如果课跟不上的话,可以考虑找我做家教啊。”


END?

————————————————————————

这系列的四个片段写完啦!因为只是片段没什么感情铺垫之类的……以后要是还想起类似的梗可能会并到实验室AU去~

彦彦太可爱了(昏倒)!家教部分自己脑补之前的直播cut画面吧😂

阅读障碍的原型是我大一实验室的一个学长,四年没读过课本的神人……现在在某藤校读博(学了物理才体会到啥叫智商碾压,人和人真的是不一样的)。希望每个人都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路。


感谢阅读!希望八一的弟弟们都能越来越好啊❤️

如果甜到了走之前给我留句评论吧~😆

评论(4)
热度(50)

© 世界公民66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