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公民66号

喜欢国胖团队每个人。CP杂食,无差。
******
退圈了。
We are star dust.

[胖球]失踪人口试图复健……兼诗歌/爵士乐安利?

今天早上半梦半醒时有一个脑洞,没头没尾的片段,台词记不太清了,但画面的真实感很强。醒来之前居然被蟒虐到泪目了……但是以我的文笔估计表现不出来。(摊手)



——好像是马上要公布国胖教练竞聘和分组结果的时候,狭窄有些陈旧的走廊,窗户投进初春的冷光。

刘国梁、王皓、马琳、秦志戬。老秦一如既往大步流星走在前面。快要推开走廊尽头的门的时候刘国梁回头跟林高远和许昕说话。大家就都停了下来。

大概是说了几句鼓励林高远,世乒赛好好打之类的话。然后马琳半开玩笑地问他希望主管教练是谁。

林高远露出惯用的傻笑,带着点口音说“都行吧。都是我的榜样,继续努力,向前辈们学习嘛。”

于是大家笑,皓哥走在最后面,笑得尤其暖,让小孩儿加油。

本来这个话题就可以结束了,刘国梁忽然问了一句:“许昕你呢?”语气里不带感情。

许昕本来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顿了一秒然后抬头,目光缓慢聚焦去找离自己最远的老秦。

秦志戬对上他的目光,没有避开,也没有说话。

许昕微微眯起眼试图从那人眼神里读出什么,但是什么都没有。恍惚间想起他上一次在赛场上面对师兄时,也读不出他眼睛里的意图。

刘国梁他们还在等他的答案。

“也轮不上我挑吧。”语气里埋怨的成分比自己计划中的要多,自己竟然还是这么不成熟。但话已出口,他感到懊恼。

又补充:“反正谁愿意要我我跟谁呗。”

刘国梁又说了些什么,无外乎是些让他看清现状把握机会之类他早就明白了的事情,然后他听到老秦推开门走出去的声音。

他忽然转身,灵活地避开了林高远,拧开冰凉的门把手从旁门冲出去,去了操场。


这几年北京的气候反复无常。今天下午的空气干冷,米黄色的太阳没精打采地在灰蒙蒙的天上悬着。

他在操场上一圈圈地慢慢跑起来,不知不觉就跑到了傍晚。

终于迈不动腿、停下来喘气时,许昕先觉得胸口疼。然后才清晰地感觉到来自身体各处新伤老伤的抗议——或刺痛,或酸涩,或钝痛。必须面对自己每时每刻都在衰老、可能已经过了巅峰期的事实。

可是接受了这个事实又能怎么样呢。

他随便一抹脸,没出多少汗,但是眼睛已经湿了。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

这是威尔士国宝级诗人Dylan Thomas最有名的一首诗里重复最多的两句(原诗没有题目,搜索第一句就找得到)。是写给他病重的父亲的,思考应该如何面对人生里最后的时光,和死亡。

被我就这么搬来填脑洞了有点惭愧

——————————————————————


然后刚才听着Billie Holiday版本的Crazy He Calls Me觉得很想用它来写个片段……

配合歌词需要有一方不顾一切疯狂追求,但是我没谈过这种恋爱所以多半会ooc……有人吃我的歌曲安利吗?目前想到适合的CP有秦昕、鹏程、胖雨可能也行


歌词真的很有爱了,配合慵懒带着自嘲的笑意的女中音。也有男低音的版本。一直很喜欢这首老歌。

(顺手打下来的歌词可能不准确)

I say I'll move the mountains,

then I'll move the mountains.

If he wants them

out of the way...


Crazy he calls me,

so I'm crazy...

Crazy in love am I.


I say I'll go through fire,

then I'll go through fire.

If he wants it,

so it shall be...


Crazy he calls me,

so I'm crazy...

Crazy in love, you see.


评论(5)
热度(8)

© 世界公民66号 | Powered by LOFTER